首页 男生 科幻末日 踏星

第三千五百四十九章 指尖刀

踏星 随散飘风 5442 2022-04-09 16:58

  越素素苦笑,笑的凄惨,易商说的没错,她自以为付出的一切确实帮驷马商会达到了目的,却失去了她自己,她可以算计所有人,包括桑天,唯独漏了越庭一人。 越庭已经结束通话,他的态度已经表明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就与他无关了,越素素是否向易商赔罪,是否能活着,都不在他考虑范围内,他只知道,今日起,驷马商会将在序列之基材料领域一家独大,总商会不竞争,驷马商会将垄断这个行业。 女儿?想要,他可以生很多,他又不是绝顶强者。 乓的一声,山贤捏碎灵云石:“这个畜生。” 詹冥冷漠:“行了,山贤,回众法之门吧,此事已经与你无关。”说完,转头看向易商:“虽然调度商会竞争被破坏,但希望百叶商会依然是调度商会之一,重新竞争也不需要参加。” 易商瞥了眼角落处陆隐等人:“这是自然。” 詹冥看向陆隐,露出笑意:“三当家可还满意?” 陆隐身后,叶老奸不知什么滋味,调度商会竞争被破坏,他们却不受影响,就因为大宇山庄的强势。 而那位越素素,说实话,他佩服,只是灵战层次,他可是灵法,却绝对做不到越素素这般。 此女的胆色与气度都太优秀了,可惜,可惜啊。 叶妍儿也可惜,同情的看着越素素。 陆隐与詹冥对视:“行啊,我无所谓。” 詹冥点点头。 “山贤,还不离去?” 山贤紧紧扶住越素素:“丫头,师父带你走。” 越素素连忙抓住山贤手臂,擦干眼泪:“师父,你走。” 山贤低声焦急:“赶紧跟师父走,师父送你离开。” “师父,走不掉的,你自己走吧,弟子有办法脱身。”越素素低声道。 山贤不解:“你怎么脱身?” 越素素看向易商:“易前辈,说得好,我就是蝼蚁,就是陷入狼群的兔子。” 易商眼睛眯起,盯着越素素。 越素素没有惧意:“但你别忘了,兔子最大的优点,就是数量多,如果我离不开,我要说的事将会以最快的速度传遍灵化宇宙。” “小姐,你的人都被控制住了。”那个递给越素素灵云石的人忽然道。 越素素心一沉,看向那人:“你说什么?” 那人望着越素素,眼神冷漠:“你的人早就被控制,甚至。” 越素素心如刀绞,父亲,又是父亲,除了父亲,没人知道她的人在哪,父亲,你何至于那么绝? 山贤一把将那人拍死,抓住越素素:“走。” 詹冥目光陡睁:“山贤,你在找死。” 暗黄色纹路自山贤体表而出,将越素素护在里面,与此同时,詹冥一掌落下,拍打在纹路上,发出震天响。 不易城荡起涟漪,无数人吐血昏厥。 周边建筑全部破碎。 山贤紧紧护住越素素,暗黄色纹路出现裂痕,却不管不顾,抓着越素素冲天而起:“不过一个小丫头,诸位何必死死相逼?” 詹冥目光冰冷,眼前凝聚出一柄巴掌大飞刀,朝着山贤射去。山贤单掌压下,暗黄色光芒纹路对撞飞刀,再次发出巨响,暗黄色纹路以飞刀对撞之点为中心,朝着四面八方裂开。 “师父,头顶。” 山贤抬头,易商居高临下看着,手中,金笔所向,点落。 山贤面色一白,他的实力面对一个桑天已经极其勉强,没把握逃走,此刻却是两位桑天出手,灵化宇宙自古以来有多少人面对两位桑天出手而不败?除了无敌的御桑天,就唯有万兽疆无皇而已。 金笔落于暗黄色纹路之上,将暗黄色直接点缀成了金色。 山贤脱离暗黄色纹路,抱着越素素砸落在不易城内。 易商冷哼,杀越素素不是为了报复,而是此女知道的太多了。 越庭杀了越素素控制的人,等于帮他们解决后患,也是越庭表现出来的诚意,那这边这个隐患,就由他亲手解决。 大地之上,山贤咳血,越素素双目通红:“师父,你走吧,不要管我了。” 山贤摆手:“为师,为师本就大限将至,拼死也要把你带出去。”说完,体内,暗黄色光芒不断上扬,周身环绕序列粒子朝着上方轰去:“给我滚开。” 易商皱眉:“老友,你既求死,就送你一程吧。”说完,金笔坠落,一抹金色光芒自上而下。 原先,破碎的建筑内,陆隐平静看着。 老韬叹息,山贤再厉害也挡不住,他的防御是很强,一定程度上可以抵御桑天的攻击,但他大限将至,实力衰退,再加上受了詹冥两招,如今,真的在求死了。 这一幕太过悲哀,对于越素素来说,死亡或许也是解脱。 这时,陆隐的手被抓住,来自青云。 她双目泛红,盯着陆隐。 陆隐看了她一眼:“同情?” “求求你。”青云声音很低。 远处,金色光芒直接穿透序列粒子,山贤目光瞪大,暗黄色光芒不断凝聚,最终化为巴掌大顶在上空,只为挡住那一抹金色。 易商看着熟悉的力量,曾经,这个力量救过他,却没想到今日自己要打破这股力量。 山贤的防御确实强悍,即便易商都无法轻易打破。 他撕裂虚空要把越素素扔出去。 却未看到,一柄飞刀洞穿虚无,出现在他眼前,等看到的时候,飞刀近在咫尺。 这一刻,时间仿佛静止。 山贤死死盯着眼前的飞刀,死亡,那么近,明明他大限将至,看透了生死,但为什么这一刀距离自己那么近的时候,自己,还是产生了害怕的念头?自己,还没有看开吗? 越素素同样盯着这一刀,这一刀,带来的凛冽之气切割她的皮肤,令她如置身刀狱,逃不掉了,死亡那么近,死亡,已经来了。 一瞬间,既短暂,又漫长。 他们看到了刀,体会到了死亡,却又看到了两根手指突兀出现,将那柄带来死亡的飞刀架在指中。 任由刀锋如何凛冽,也无法寸进。 呼的一声,狂风扫过,掠过越素素的脸,带起她的长发,呼啸朝着四周而去,也扫过易商与詹冥,扫过整个不易城。 易商目光一缩,盯着下方,还是插手了,大宇山庄,三当家。詹冥盯着远处,刀,无法寸进,此人的力量之大,唯有亲身体会才可以感受,真正的无敌般的力量。 青云松口气,叶老奸,叶妍儿包括老韬这位自问经历过各种事的人也都松口气,如果可以,他们不希望看到预想中悲惨的一幕。 虚空,陆隐走出,收回手,看着飞刀:“碎心裂脉,好一柄飞刀。” 说完,看向远处的詹冥,随手将飞刀射回:“还给你。” 詹冥目光一缩,抬手抓住飞刀,刀柄震荡,力量顺着刀锋蔓延,在看不见的衣服下,他整条手臂都被撕开,这股力量借用了刀锋之冽,算是一个警告。 詹冥转瞬恢复了手臂伤势,收起飞刀。 一切看上去那么平静。 外人无法看出来刚刚的短暂交锋。 而詹冥将陆隐的危险等级再度拔高,此人,他没把握对付,深不见底。 “三当家这是什么意思?莫非要插手此事?” 易商降落,与詹冥一左一右将陆隐围在中间。 陆隐看了看詹冥,又看了看易商,嘴角弯起:“两位,你们这站的位置很容易引起误会,让我以为两位想围杀我。” 寒风呼啸,扬起沙尘。 不易城寂静,大部分人都昏厥,承受不住之前詹冥打向山贤那一掌的余威,但也有一些人清醒着。 看到这一幕,这些人急忙退出,尽管不认识詹冥,也看不清陆隐面容,但很明显他们不敢再承受战斗余威。 山贤重重吐出口气,差一点点就死了。 这个人就是那位大宇山庄三当家吗?背对着他,让他有种难以撼动之感,此人的防御绝对还在他之上,他的感觉不会错,明明此人极擅杀伐。 越素素怔怔望着陆隐背影,他,为什么帮自己? 陆隐的话让易商与詹冥对视,下意识换了位置,来到陆隐前方:“三当家别误会,绝对没有那个意思。” 如果有可能,他们自然愿意在这里铲除陆隐,但他们没把握。 间渊一战,那么多高手都奈何不了陆隐,紧接着还打去南游界,解决了一难,这份深不见底的恐怖实力,别说他们两个,就算再来两位桑天都未必会冒险围杀。 陆隐笑了笑:“那还真是遗憾。” 远处,容襄等人对视,遗憾?这个人的想法真猜不透。 容化小心看向陆隐,此人居然在这,那,他看向角落处,青云也在,这个可憎之人怎么都不死? 詹冥开口:“三当家为什么帮他们?此事与三当家无关。” 陆隐很自然道:“我百草域的血案还没结,你们这么急着出手,想灭口吗?” 易商道:“据我们调查,越成之死与驷马商会应该无关。” “这么肯定?”陆隐反问。 易商点头:“一直以来,我总商会与驷马商会都在竞争序列之基材料,盯着驷马商会很正常,说实话,我们都不知道是谁把越成带去了百草域,凭他自己根本没那个能力,背后一定还有人。” 陆隐看着易商:“所以,你明明知道这些,却从未告诉过大宇山庄。” 易商一怔,这话说的,不讲道理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